一颗糖(•̀ᴗ•́)و ̑̑

第一次迷腐向,第一次写文(以前从来没想过要写,最后,我TM还是忍不住是啊!。˘•ε•˘。),文笔渣,小伙伴们别嫌弃。 

短小,一发完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   一阵清脆的铃声伴随着蝉鸣响起,不一会儿大家都三三两两簇拥着走出校门。

    盛夏38度的气温着实让人难受,红毛扯了扯衣领稍微缓解了胸口的闷热感,一如既往拧着眉头,低声骂道“妈的,热死了”。周围的几个妹子仿佛看到了一颗行走的炸弹,似乎随时要炸了的样子,吓得纷纷朝一旁挪了几步。

    贺天靠在校门口角落的阴凉处远远就看见了那簇格外惹眼的红发。眯着眼吐出最后一口烟,在墙上熄灭了火芯跟了上去。

    “好热啊~快~化~掉~了~”贺天从背后将头搁放在红毛的肩上,双手插在裤袋里,在红毛耳边懒洋洋地吐出几个字。

    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和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,一瞬间红毛像炸了毛的猫,浑身竖起。“卧槽啊啊啊啊!变态,离我远一点!”转过身一把推开贺天拔腿就要跑。自从被这个人摸了胸,再到众目睽睽之下扒了见一的裤子...红毛觉得这个人真的给自己留下了心理阴影,心想:还是不要惹这个傻逼的好...

    看着红毛如此怕自己的反应,贺天觉得好笑又有趣,于是一个上前从背后抓住他的背包往自己的方向一扯,红毛整个人重心不稳倒在了贺天怀里。贺天看着怀里这人,一只手锁在他胸前,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红发,有一点刺,却也弄得手心痒酥酥的,这种酥痒的感觉到底来自手掌还是心里,贺天开始有些不确定了。注意力飘忽到红毛紧致的颈部,将脸凑到他的侧颈,鬼使神差地,贺天竟伸出舌尖舔了一口。

    “哇啊啊啊啊变态!快放开!”红毛吓得黑着脸愣了两秒,开始胡乱挣扎起来,“你这个阴险虚伪的小人”双手抓起环在自己胸前的手臂嘴巴大张,一口咬了下去。

    “嘶”贺天吃痛,随即将红毛转过身来面朝自己抵在墙上,看了眼手臂上留下的牙印,用另一只手捏住红毛的两颊逼迫他张着嘴同时也使他正视自己。
   
    “看起来牙口很好嘛?”挑着眉,贺天露出一抹邪恶的笑。这一笑看得红毛心里直发毛。正在想该怎么逃跑时,贺天的脸却越凑越近,慢慢地两人逐渐感觉到彼此的呼吸。(是的,我们毛毛又愣住了)正当大脑短路时,贺天已经将嘴按了上去,在红毛还未来得及反抗前他又加深了这个吻,将舌头探入其口中挑弄着他的舌齿。

     不一会儿红毛开始有些呼吸困难,伸手推了推贺天,贺天这才将舌缓缓退出,最后以一个轻吻结束。红毛皱着眉瞪大着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贺天,

    “你他妈到底想干嘛?”

     “干你。”

     “干你大爷!”红毛炸了

     “嗯,大爷”贺天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。

     “......”红毛一脸黑人问号。(我这是要被干了的节奏???)

评论(14)

热度(59)